我的网站

中国水墨画的鼻祖:糊涂,是智慧人的最高境界

2021-07-01 00:37分类:厦门医美 阅读:

图片

东晋兴宁二年(364年),建康(今南京)郊区要修筑一座寺庙。

因掘地基的时候发现了一口古瓦棺,因而称瓦棺寺(别名瓦官寺,位于今南京市秦淮区集庆路南侧)。

开山法师慧力奏请建寺后,就带领僧多四方化缘搞多筹。但筹钱遇到了一点小困难,城里人给倒是给了,就是给得不多,忒抠门,“其时士医生莫有过十万者”。所筹的钱很难装点佛像金身啊,慧力和尚也不得不为平庸钱物发愁了。

镇日,化缘的和尚遇见一个年轻人,当场认捐一百万。

和尚们都惊呆了。有人认出这个语出惊人的小伙子,是退息官员顾悦之的儿子,但听说他们家挺穷的。和尚回过神来,正色道:“还请这位施主莫要开玩乐了。”

顾恺之却照样坚持:“你甭管,一百万只多不少,给吾在寺里留一壁白壁就走。”

接下来一个多月里,顾恺之哪儿也不往,宅在寺庙里,对着墙壁构思菩萨像。他屏舍了当时寺庙的标准画像“佛祖论道”,而选用了较为稀奇但又被有钱贵族们喜欢的维摩诘菩萨像。

画像按期画好了,寺里的和尚看了都啧啧称奇,只是有人很快就觉察出了稀奇之处:这菩萨异国眼珠!

这正是顾恺之刻意为之的一次策略安排,他要把末了的点睛之笔,留待寺庙开寺的头镇日再进走。

此外,他还给多和尚安放了一个主要的宣传义务。多人要负责在茶肆巷弄间传递的新闻内容,大致如下:

瓦棺寺将于本月某日开山门,届时将现场给维摩诘菩萨像点睛。第镇日前来不雅旁观的人,需捐十万,第二天减半需捐五万,第三天给多少随意你。走过路过莫错过,仅此三天绝不复刻。

稀疏的东西总是宝贵的,而宝贵的东西也总是被世人追捧的。追剧狂亲喜欢好者能够有点眼熟顾恺之这一套,不就是现在的会员制么?开通超级会员可挑前纵贯终局,清淡会员可挑前不雅旁观6集剧情,不花钱的非会员你就忠实坐等更新吧。分批次阶梯收费,1600多年前顾恺之就已经玩过了。

当下好使的策略,以前自然也好使。山门掀开的那天,堪称万人空巷,人都挤在了这座名不经传的庙宇前,等着末了点睛一笔。

恢弘的佛像前,顾恺之挑笔沾墨,手首笔落间,人群中少顷鸦雀无声。仿若佛光普照,光照一寺,末了一笔转瞬激活了人物风采,信多眼中饱含着泪,屈膝就拜。

回头和尚一拢账,百万钱自然只多不少。

顾恺之仅凭一幅画就解了寺庙之难,也让其年少成名,在画坛上展现头角。他的后世粉丝张僧繇学他,玩了一次“画龙点睛”,同样惊艳了世人,载入史册。

图片

▲临摹壁画《维摩诘像》,顾恺之画的菩萨像也许长如许。图源/图虫创意

图片

顾恺之出生于晋陵无锡(今江苏无锡)。顾家正本也算是望族看族,祖上有不少人曾在孙吴和西晋时期当过官,先辈顾雍还担任过吴国的宰相。后来徐徐就衰退了。

但从大体上看,顾家家境照样不错的,首码哺育跟得上。

顾恺之本人博览群书,博古通今,多才多艺,拿手写诗作赋和书法,尤其拿手绘画,精通画人物和山水,后世尊其为山水画鼻祖。

他是中外绘画史上有作品能够考证的第一位著名画家,当时人都说他有三绝:画绝、才绝、痴绝。

顾恺之除了画过光彩照人的佛像,还给美外子河东裴氏裴楷画过像。

在大多人的印象中,魏晋时期,美男辈出,比如嵇康、潘安、卫玠等,都是家喻户晓的美外子。实际上,曾官至中书令的裴楷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外子。他仪外出多,即使粗服蓬头,也相等风度翩翩、清姿清廉,当时贪恋他的人都称他是“玉人”。他们说:“见裴叔则,如玉山上走,光映照人。”

顾恺之给这位美外子画像,画完后特地在他的脸颊上多画了三根胡子。有人不解,问他是什么因为,顾恺之说:“裴公萧洒开朗,很有才识,这正好外现了他的才识。”于是赏画的人详仔细细品味着画像,实在觉得添了三根胡子之后更有气韵了,远远压服异国添上的时候。

纵然这些故事在当时为人们津津乐道,但千年以后,人们对顾恺之略有耳闻,恐怕更多照样得好于他如雷贯耳的代外作——《洛神赋图》吧。

图片

▲一个趣味的循环:曹植《洛神赋》-顾恺之《洛神赋图》-后世《洛神赋图》邮票。图源/图虫创意

三国时,魏国的大才子曹植曾写下一篇“如仇如慕,如泣如诉”的《洛神赋》。100多年后的某天,顾恺之掀开书卷,读到了这个篇章,边读边为个中悲婉凄美的喜欢情故事心神激荡,于是倾力创作了流传千古的名画《洛神赋图》。

曹植笔下的洛神,相传为中国先秦神话中天皇伏羲的女儿,因渡洛水覆舟淹物化,遂成了洛神。还有另一个版本说,由于她太美,被黄河之神河伯掳走为妻,成了宓妃,后来被封为司掌洛河的水神。

免费法律咨询 255); 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verflow-wrap: break-word;">除了当事人,谁也不清新曹植在写《洛神赋》时寓意了什么,他只是在序言中讲道:“斯水之神,名曰宓妃,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,遂作斯赋。”

后来,吃瓜者黑地里推想曹植笔下的理想女神,其实就是其兄长曹丕的妻子甄宓,而《洛神赋》讲的就是小叔子喜欢慕嫂子的故事。

但就算不发急着对号入座,单纯把故事看作是人神之恋,人们也能细密感知其中的美善心理。让吾们现在光陪同着顾恺之的画卷睁开,故事即将开讲。

《洛神赋图》分段描绘了赋的内容,画面开首展现了曹植在洛水河边和洛神猝然再见的情景。曹植在追随的簇拥下,步履趋前,见着了一位洛水女神飘然而来。“其形也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荣曜秋菊,华茂春松。”女子的天人之姿惊艳了曹植,让站在岸边的他外情阻滞,仅一双秋水远看着水波上的洛神,痴情憧憬。

只是人神终究会相符无期,人神殊异,短暂的重逢相恋如雨过云烟。画卷的末了,洛神驾着六龙云车离往,回首张看顾盼之间,披展现醉心之情,但最后消逝在云端,只留下此情难尽、此景健忘的曹植立在岸边,镇日思之,末了依依不舍地脱离。

顾恺之将分歧的情节安放在联相符个画卷上,洛神和曹植逆复出现在画卷当中,在纸面的二维空间上加入了时间概念,让画面具有不息性,完善地传达了二人重逢、相恋、依依惜别的过程。千载之下,仍使人共情动容。这幅名画行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中最早的一幅,被誉为中国画的首祖。

在顾恺之之前,人物画刻画以相貌为主,到顾恺之这边,更偏重人物精神气质的外达,他大力挑倡“迁想妙得”“以形写神”。他使绘画从技术活里脱离出来,成为真实的艺术样式。唐代张怀瓘对其画评价甚高,云:“张僧繇得其肉,陆探微得其骨,顾恺之得其神。”《洛神赋图》不啻为“传神论”的最佳代外。

然而,要是问首乾隆最喜欢顾恺之的哪副画,恐怕他要大声通知你:那必须是《女史箴图》,妥妥的啊!

图片

▲《女史箴图》(唐摹)部门,现存大英博物馆。图源/网络

由于他在上面盖了足足37个珍藏章,而且将其列为“四美”之首(“四美”包括《女史箴图》《潇湘卧游图》《蜀川胜概图》《九歌图》)。

图片

▲乾隆在《女史箴图》(唐摹)上的题字“彤管芳”。图源/网络

正如同《洛神赋图》是按照《洛神赋》而作,《女史箴图》也是顾恺之按照西晋广武侯张华以历代贤妃故事为本撰写的《女史箴》一文而作。原文十二节,300多字,意在讽谏皇后贾熏风及提出女性修德养性,在当时流传甚广。晋惠帝时,贾后挟惠帝下诏,杀物化了当时辅政的外戚及其党羽数千人之多,独揽大权长达八九年之久。

倘若说,古代有言谏、文谏、诗谏,那么《女史箴图》则是画谏。顾恺之将文中故事以图画的样式加以描绘,使之更加一般易懂,直击人心。

此外,还有一幅也首到了“画谏”作用的画,是他的《列女仁智图》。

图片

▲《列女仁智图》(宋摹)部门,他当时摹写人物的线条又称为“春蚕吐丝描”。图源/网络

顾恺之按照西汉刘向的《列女传》而画。刘向是汉成帝时候的校秘书,相等于皇家图书馆的馆长。汉成帝宠喜欢赵飞燕和赵相符德姐妹俩,永远入神于酒色,不理朝政。刘向对此感到无比糟心且郁闷心忡忡,于是就采摘了历史上各栽贤德女性的原料,编辑成《列女传》这本书,真心实意地献给了皇帝,期待他从中吸收哺育。

值得仔细的是,《列女仁智图》的“列”字不是刚烈的烈,而是排列的列。

整幅手卷采用图画的手段,讲述了一系列贤德女性的故事。内里包含了15个故事场景,一个场景描绘一位特出女性,场景间彼此自力,异国有关。只怅然今天留下的都是残卷,只有七个故事保存完善。赏识此卷,答当每一次只睁开一小段,看完一段卷首来,再睁开下一段。

听首来是不是有点像PPT版的故事会?实在相通的图文并茂,且具有宣传哺育的功能。

图片

不会打仗的官员不是个好画家。顾恺之不光画得一手好画,还参过军、领兵打过仗。

同很多文人相通,顾恺之的当官路途并不算很顺当。最最先的时候,他担任过桓温及殷仲堪的参军,在桓温物化后,又被任命为刺史府的参军,直到晚年才进入朝廷,担任散骑常侍。

在人们眼中行为文人雅士的顾恺之,其实也是挺能打的。

东晋隆安三年(399年),号称“中原海寇之首”“海盗祖师”的孙恩,首兵逆叛东晋。两三年间,叛军从海上,数次登陆。其中一次,孙恩的兵锋直指苏州。正值危险存亡之际,顾恺之领兵来到了太湖之滨(今天苏州相城区一带),与孙恩叛军睁开了短兵相接的激战。

顾恺之不光身先士卒,而且勇猛杀敌,极大波动了敌人,最后孙恩无法突破顾恺之的防线,撤兵而往。顾恺之“保境安民”的壮举,不光让朝中群臣刮现在相看,而且受到了当地平民的赞颂。后人造了祝贺顾恺之,还将他尊为“河泾侯”,修筑庙宇,世代祭祀。

图片

▲江苏无锡顾恺之雕像。图源/图虫创意

不过,打仗毕竟是顾恺之的副业,他的主业仍是画画,是为一绝。另一绝“才绝”则是针对他工于诗赋,言辞妙丽,七步之才而言的。

有一次,顾恺之答邀出席一个茶会。茶会的主人是他的老东家——征西大将军桓温。桓温在江陵修筑城墙,营建官署,落成后邀请来宾和僚属出汉江渡口来一路远不悦目城景。他说:“谁能适答品评这座城,有犒赏。”座上的顾恺之随口说了两句:“遥看层城,丹楼如霞。”不光赢得了满堂彩,还得到了桓温赏给他的两个婢女。

还有一次,据说顾恺之刚从会稽游览回来,有人问他当地山川的景色如何,他几乎不加思考就回答说:“千岩竞秀,万壑争流。草木蒙茏其上,若云兴霞蔚。”他将一路风光浓缩为不到二十个字,现象明晰,如同景在现时,美不胜收。这也是成语“千岩万壑”的由来。

像这类记述,《世说新语》中还有很多,从中能够窥见顾恺之的颖悟和才学。

顾恺之一生写下很多文学作品,只怅然大多失传,能逆映他文学收获的有《不悦目涛赋》和《筝赋》等。在他本人看来,他写的《筝赋》比竹林七贤的嵇康所写的《琴赋》要高奇得多,颇为自夸。

图片

倘若说“画绝”和“才绝”都是忠心实意夸顾恺之的,那么,“痴绝”可绝对算不上什么好词了。

《晋书·顾恺之传》中说:“恺之好谐谑,人多喜欢狎之。”换成大白话就是,这人傻到家了,别人都喜欢拿他开涮。此外,顾恺之奶名“虎头”,人称“顾虎头”,莫名也让人觉得有一股憨气,同他的性情相等相符衬。

头一个拿他开涮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最新上任的少东家桓玄。熟识东晋历史的人都约略清新,桓玄这小我风评不咋地,而最著名的差评,莫过于《晋书》里那一句“性贪鄙,好稀奇”。也就是见着啥好东西,都想据为已有。

顾恺之曾将他多年精心创作的得意画作藏在一个木橱里,贴上了封条,寄存在桓玄家中。桓玄暗地里思考不过三秒,便把橱子里的画通盘偷拿走了,然后又仔细贴回了封条。等到顾恺之来取回本身的东西,桓玄脸不红心不跳地说:“你托吾保管的东西,现在完璧璧还啦”。

顾恺之往失踪封条,掀开橱门,却发现本身的画一幅都不剩了,橱子内一无所有。他冥思良久后,喃喃自语:“妙画通灵,转折而往,如人之登仙矣”。

更让人发乐的是,有一次桓玄不清新从哪捡来一片柳叶,送给顾恺之,通知他那是“蝉翳叶”,拿上它,人就能隐身。顾恺之刚一拿到手里,桓玄骤然就对着他撒尿,并且口中理直气壮:“哎呀,人呢,哪往啦,刚刚不是还在这边的吗?”

于是,顾恺之就坚信他实在看不见本身,仔细地收首那片叶子,走了。

一小我能做到这个地步,不是智商有题目,就是情商高得出奇。

魏晋时期,社会动乱,权臣迭首,总揽者专凶猛戾,稍不仔细,就有能够成为政治牺牲品。委弯求全的士医生为避祸,往往采取“明哲保身”的态度,烂醉如泥、装疯卖傻便是其中一招,代外人士可参看竹林七贤之阮籍。

桓玄在当时是一个权倾内外的人物,他窃取顾恺之的画作,自然不是出于浅易的戏弄,就是贪鄙心作祟罢了。顾恺之也清新是桓玄偷了他的画,但他惹不首桓玄,就只能装疯卖傻打哈哈糊弄以前。至于“引叶自蔽”,不过就是两个影帝级别的戏精来回切磋罢了。

图片

▲顾恺之,人称“顾虎头”。图源/网络

顾恺之的“痴”,不全是受人陵暴,他也有“率真通脱”“痴黠各半”的时候。

《世说新语》记载,顾恺之吃甘蔗一变态态。旁人吃甘蔗,都是从最甜的地方吃首,不甜了就扔失踪,而他呢,则是从尾端不太甜的地方吃首。别人大为不解,觉得很稀奇。顾恺之则乐嘻嘻地美其名曰:“渐入佳境”!从尾到头,越吃越甜,喜悦无穷。

担任散骑常侍的时候,顾恺之有一回和同僚谢瞻一首在月下吟诗。两人坐得有点远,顾恺之每吟咏一次,谢瞻便远远地表彰答和他一回。谁清新,顾恺之越发精神首来,也不管子夜了人要睡眠的。谢瞻实在困得扛不住了,偷偷叫仆从代替本身,不息答和顾恺之——逆正隔得远,他也看不见!

顾恺之自然异国发现什么变态,还以为谢瞻陪了他一宿,兴高采烈地念了个通宵。

顾恺之就是如许的人,正如他的老东家桓温曾评价他说:“顾长康(恺之)体中痴黠各半,相符而论之,正平平耳。”

任何时代,可贵糊涂都是智慧人的最高境界。

参考原料:1.[南朝宋]刘义庆等著,刘孝标注:《世说新语》2.[唐]房玄龄等:《晋书·列传第六十二·文苑·顾恺之》3.[唐]张彦远著,俞剑华注:《历代名画记》,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,1963年4.许杏林:《顾恺之》,天津:新蕾出版社,1993年5.张安治:《顾恺之》,北京:中华书局,1961年6.袁有根等:《顾恺之钻研》,北京:民族出版社,2005年 ,

郑重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作为参考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!

上一篇:蔡少芬发声!10年前因《甄嬛传》被骂惨,现在却发现:阳世所有的坏,都源于不被喜欢

下一篇:李雪琴再度横扫炎搜!一句话圈粉亿万网友:这个“丧”女孩,为何能给人带来喜悦?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